首頁 >> 滾動資訊 >> 歷史 >> 胡肇漢之子披露父親”胡傳魁”真相

胡肇漢之子披露父親”胡傳魁”真相

2018年01月18日 15:02 來源:現代快報 
七十年前,三十六名新四軍傷病員在陽澄湖一帶,演繹了一段與敵人斗智斗勇的傳奇。若干年后,這段傳奇被人寫成歌曲、寫成通訊、寫成劇本,進而搬上舞臺,京劇《沙家浜》因此產生。沙家浜》戲里的故事,人們已經耳熟能詳,但這戲外的故事,依然耐人尋味……

  自從1950年胡肇漢在上海被抓,同年年底在蘇州公審并執行死刑后,“胡司令”的歷史隨之灰飛煙滅,家人下落也成了謎。

  近日,根據知情人提供消息稱,其實胡肇漢的家人一直就住在蘇州,他的長子還成了一位著名畫家。

  在蘇州一個普通的住宅小區里,筆者有幸采訪到了胡肇漢的長子胡中元,并聽他講述了諸多堪稱首次揭秘的胡肇漢家族往事……

  太平鎮“超級地陪”透露胡肇漢婚姻秘密

  在樣板戲《沙家浜》中有這樣的唱詞,“常熟城里辦嫁妝去”、“常熟城里有名的美人”,說的就是胡傳魁娶親的事情?,F實中的胡肇漢,娶的老婆真的是“周翻譯官的妹妹、常熟城里有名的美人”嗎?

  說到這兒,不得不提及陽澄湖畔的蘇州相城區太平鎮。2009年以來,太平鎮大力發展旅游業,“胡司令”胡肇漢的經歷也成為一個“賣點”。

  王振昌老人今年已是古稀之年了,被稱為太平古鎮的“超級地陪”,講起這里的歷史頭頭是道。據他介紹,抗戰時期,陽澄湖地區的“江抗聯絡處”與“胡肇漢據點”,其實很多都設在太平老鎮區。當年葉飛與胡肇漢談判的地方,就是現在的太平橋王夢九家。一套由兩進住房組成的老房子,如今空關著,屋內十分破舊。而胡肇漢曾居住過的老房子,需要穿過幾條曲曲彎彎的狹長走廊,據說這是為了安全起見。

  “胡肇漢帶著隊伍來到太平后,娶了當時王氏族長的女兒,還生了三個兒子一個女兒。”王振昌說,按家譜算,胡肇漢娶的那名女子,還是他的堂姐,如果活著的話,應該是96歲了。如今胡肇漢的四個孩子都還健在,最大的兒子已經70了,去年他們還回太平來,大家碰了一次頭呢。

  胡肇漢之子披露父母的真情

  冬季的午后,蘇州一個老舊小區住宅樓上的小畫室里,胡中元正握筆作畫。胡中元生于1940年,18歲時師從蘇州工筆畫畫家張辛稼,擅畫花鳥,畫鶴更是江南一絕,入選“中國當代著名畫家”,現為中國高級工藝美術師。他的多幅作品被藝術館收藏并參加展覽,還受到姜昆、濮存昕、趙忠祥、黃宏等眾多名人的好評。然而鮮為人知的是,他就是曾擁有國民黨少將軍銜的胡肇漢的長子。

  “我母親叫王佐君,人很漂亮,又有學歷,因此上門提親的不斷。”胡中元說,當時外公很有錢,在蘇州和太平都有生意和房子,母親是獨生女兒,還上過初中,當時各界提親的很多,不少蘇州人都跑來提親。“聽母親說,當時提親的還有蘇州一個銀行家的兒子,但考慮到這個人是銀行家娶的‘二奶奶’生的兒子,覺得影響不好,就回絕了。因為條件太高了,母親直到27歲時還沒有成家。直到嫁給父親后,母親還在說,那么多人來提親,都沒有出嫁,偏偏嫁給了他。”

  “至于母親是怎么嫁給父親的,那些細節我也不是太清楚,據說當時父親的司令部駐扎在太平鎮,而且平時與王氏族長也有聯系,經常來往也就娶了母親。母親一生最開心的事情就是我們住在上海那段時間,外婆也跟著母親一起生活,全家人在一起很快樂。”

  就在胡肇漢被捕后押回蘇州,他們全家人還一起團聚了兩次。

  胡肇漢為何沒帶妻兒一起去臺灣

  根據胡肇漢被捕后供認,上海解放后,他不得不逃往廣州,后又轉至香港。因人生地不熟,他并未與匪特機關聯絡上。到了1950年3月,他再轉至舟山,這才找到了國民黨江蘇省主席丁治磐,被委任為“江蘇省第二行政公署反共自衛救國軍第二縱隊”副指揮官兼行政委員。起先,他企圖帶著一幫匪徒從寧波沿海登陸,但因解放軍戒備森嚴,未能得逞,只得仍從香港入境。他準備先到上海,再潛回陽澄湖收集舊部,哪知到了上海,就鉆進了公安人員布下的口袋。

  胡中元至今還記得父親被捕前、最后一次見到父親的場景。“那是1950年的春夏交接的時節,父親從臺灣回來,不知道是怎么與母親聯系上的,母親就讓我在幾點幾分到樓下的十字路口去接父親。當時是晚上,我有一年多沒見父親了,看到他后,我很高興,喊了一聲爸爸。他穿著長衫,戴著禮帽,和我一前一后保持著一段距離往家里走,到了家,我開門進去后,他才跟著進來。至于父親到底是怎么被抓住的,雖然我們也都在上海,但我也只是聽說的。”

  不過對于父親在1946年前后的一系列遭遇,當時9歲的胡中元還是有些印象的,只是懵懂的他沒想通,父親為什么要離開他們全家,要去他不知道的那個地方——臺灣。

  “當時父親是想帶著我們全家一起走的,但是母親沒有同意,因為母親一直跟著父親的部隊跑,都跑怕了。母親說,抗戰還沒勝利時,有一次夜里急行軍,她坐在藤椅上被士兵抬著趕路,都能聽到山頂上日本兵的說話聲,她心里害怕極了,所以當時她也不曉得以后會是個什么樣子,就說‘你一個人走好了,我帶著孩子們住在上海’。在這樣的情況下,父親就走了。”

  胡肇漢去臺灣接受訓練后,開始帶著任務返回。但他還沒有到上海,江蘇這邊已經得到情報了。胡中元說:“聽母親說,當時父親都安排好一切了,誰負責什么都定好了,他本可以不用再回來的,但這一回來就栽了。”

  胡肇漢在一個朋友的布店里被捕

  就此,筆者輾轉在吳江市找到了當年赴上海抓捕胡肇漢的謝德文老人,抓捕胡肇漢時,謝德文為蘇州專區公安局偵查科情報股股長。

  謝德文說:“當時像胡肇漢這樣的土匪頭子是很多的,只不過他的罪行比較大,所以格外重視了,并且派了好幾路人馬分別奔赴各地抓捕。”但他們只是把它當成普通的一次行動,根本沒有怎么當回事,畢竟那個時候還沒有《沙家浜》這部戲。而且胡肇漢長得什么樣,他們也都不太清楚,連個照片都沒有,只能根據介紹的特征去抓人,譬如年齡、身高、臉型、口音等。

  當時蘇州公安局去的一共是五個人,謝德文記得一共去了三趟,才在上海一幢老的居民樓閣樓上抓到胡肇漢,“上海公安局也派了人配合抓捕工作,來到這幢居民樓后,上海公安人員敲門說要查戶口,當時是夜里12點半多,睡在閣樓上的胡肇漢已經聞風起來了,上海公安局七個人帶著槍進去抓的人。當時看胡肇漢個子不高,甚至可以說有點矮。當時已經是5月份了,他還戴著個帽子,讓人感覺很奇怪,一查才知道,帽子里有委任狀。當時,他很快就承認了身份。”

  其實那個時候,胡肇漢已經非常警覺了,在上海經常換地方居住,太熟悉的朋友也不敢借住的。但那次被抓的地點,恰恰就是他的一個開布店的朋友。

  “這個布店老板確實是父親的朋友,父親還曾在他那里寄放了兩樣東西,是一塊金表和一支派克金筆,說家里在緊張時可以應急用。后來母親去要時,那位朋友的妻子卻說,她的丈夫也為此被抓了,她已經把這些東西賣掉了。”胡中元說,在這種情況下,母親也就沒有再去糾纏。

  謝德文老人說,這次抓捕胡肇漢應該說是比較平靜的,連個打斗和爭執都沒有,抓回來也沒怎么特別重視,連個立功受獎都沒有,只是當地報紙上寫了個報道而已。直到審判時很多人對胡肇漢進行血淚控訴,大家才知道他是一個什么樣的大土匪。

  1950年11月30日,在蘇州金門外華東革大禮堂內,召開了對胡肇漢及其同伙的公審大會。隨后,法院當場宣判:判決胡肇漢、王群兩首惡死刑,立即執行!據說當初胡肇漢是軟癱在地的,后來是被公安人員拽拖上車、押赴刑場的。

  最后時刻的胡肇漢勸妻子再嫁

  但胡中元對于父親最后的印象是:干凈、精神、平靜和米色長衫。對父親被捕后兩次全家團聚的場景,他仍然歷歷在目。

  胡肇漢被捕后,被關到當時的蘇州司法機關,地點就在現在蘇州的桃花塢大街東頭一帶,“當時是1950年五六月份,我們全家被通知去見他。下午4點多鐘,母親帶著我們四個在司法機關大禮堂見到了父親,解放軍在旁邊站崗,父親一身米色長衫,沒有戴刑具,衣服干凈,人也很精神。父親當時很平靜地和母親說,‘我不會活著出來了,你要把四個孩子養大,孩子送人也可以,你自己找個人嫁了,我不會怪你的。’母親沒有掉眼淚,只是怪父親這趟不該回上海來。”

  那次與胡肇漢見面,一家人是從上海趕回來的,胡中元還算懂事,只是在一旁默默地聽大人說話,其他弟弟妹妹都因為太累,在一旁睡著了。但是到了第二天,全家人卻哭成了一團,“當時還不知道是誰說的,說父親會不會被殺掉什么的,反正我清楚地記得,父親對我這個長子說,一定要聽母親的話,至今我都牢牢地記得。”

  就這樣,胡中元和弟弟妹妹、母親在關押父親的司法機關住了三天,臨走時被準許再見一次父親。當時是在辦公室見的,胡肇漢依舊長衫衣著,沒戴刑具,只是這次大家都沒有說什么話,可能大家心里都已經心知肚明了。

  兩次見面后,母親帶著胡中元他們從上?;氐教K州居住,“每個月母親都要給父親送菜、送棉被和衣服什么的,但就是不準再見面了。”

  天氣由炎熱轉寒冷,胡肇漢的人生也走到了盡頭。

  如今“胡司令”墓碑已無處尋找

  作為胡肇漢的家屬,胡中元一家當時是怎么知道這一結果的呢?

  “不好了!先生出事了!”寒冷冬季里,蘇州臨頓路東花橋巷拉黃包車的師傅沖著胡中元家就喊開了。胡中元說,這位師傅以前經常拉父親外出,并尊稱父親為“先生”,那天他正好在拉車時看到了公審和行刑現場,飛奔回來報信。

  “我們急忙坐車過去,結果還是去晚了,父親已經被槍決了,尸體已經裝在了簡易棺材里。”胡中元說,母親當時就為父親重新購買了棺材和衣服,還出錢買地,在現今朱家莊一帶安葬了父親,但是沒有具體墓碑,畢竟原因特殊,后來隨著歷史的更迭和城市的發展,父親的墓地就找不到了。

  一位女人帶著四個孩子生活的艱辛可想而知。“我母親賣掉了所有的金銀首飾來過渡,幾乎就到了去要飯的地步,后來再靠打一點零工補貼,到了1958年,母親去世了,全家再次陷入了困境。”

  艱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胡中元18歲,愛好繪畫的他被蘇州民間工藝廠招錄為美術設計人員,一上班每月就能拿到50元錢了,養活弟妹的重任就落到了他身上。

  “或許在歷史上和人們評價中,父親會是一個漢奸或者土匪,但是在我們兒女心中,他仍然是有另一種印象。”胡中元說,從某種程度上說,他是一個比較稱職的父親,他對子女們都很關心和愛護,平時帶著孩子們到觀前街閑逛和購買點心吃,對子女的教育也很嚴格,“衣食住行都有具體要求,譬如坐姿要端正,出去做客要有禮貌,大人坐著,小孩子要站著,還有吃飯不能有聲音……”

  胡中元說,在他印象中,父親不喝酒不抽煙,每天早晨起來都要練書法,或許自己的繪畫愛好也算是受父親的一點影響吧!

  “因為特殊歷史原因,家里父親的照片都燒光了,現在這張還是我從紀念館里翻拍來的,希望能留個紀念,畢竟歷史已經遠去了。”

分享:
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深港在線綜合"的所有作品,均由本網編輯搜集整理,并加入大量個人點評、觀點、配圖等內容,版權均屬于深港在線,未經本網許可,禁止轉載,違反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②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它來源的作品,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時,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作品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③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作品發表之日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在您聯系我們之后24小時內予以刪除,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
深港櫥窗
贊助商
實用信息
彩票网站送58元彩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