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資訊 >> 歷史 >> 胡肇漢之子披露父親”胡傳魁”真相

胡肇漢之子披露父親”胡傳魁”真相

2018年01月18日 15:02 來源:現代快報 
七十年前,三十六名新四軍傷病員在陽澄湖一帶,演繹了一段與敵人斗智斗勇的傳奇。若干年后,這段傳奇被人寫成歌曲、寫成通訊、寫成劇本,進而搬上舞臺,京劇《沙家浜》因此產生。沙家浜》戲里的故事,人們已經耳熟能詳,但這戲外的故事,依然耐人尋味……

  七十年前,三十六名新四軍傷病員在陽澄湖一帶,演繹了一段與敵人斗智斗勇的傳奇。若干年后,這段傳奇被人寫成歌曲、寫成通訊、寫成劇本,進而搬上舞臺,京劇《沙家浜》因此產生。沙家浜》戲里的故事,人們已經耳熟能詳,但這戲外的故事,依然耐人尋味……

  沒有這首歌就沒有《沙家浜》

  2010年元旦后,紅色經典旅游勝地常熟沙家浜景區引來了眾多的游人,這個以紅色革命為主題的景區也策劃起了民俗“年味游”,開始讓生硬的抗戰史旅游變得更加富有人情味和親和力。

  一直致力于研究沙家浜革命歷史的徐耀良老人坐在紀念館一個窗口前,聽著四周蘆葦蕩傳來的沙沙響聲,曬著冬日暖暖的陽光,顯得頗為愜意。他現在已經“扎根”在紀念館里,這個土生土長的沙家浜人,說起這里的英雄,說起這里的風云變幻,仿佛就如發生在昨天。

  熟悉京劇《沙家浜》的人都知道,這部戲塑造了“18棵青松”即18位新四軍傷病員的光輝形象。《沙家浜》一劇的素材,來源于1939年發生在蘇南陽澄湖上的那些故事。那年9月下旬,以新四軍為主力的江南抗日義勇軍(簡稱“江抗”)擊退了國民黨“忠義救國軍”的大規模進攻。為避免與國民黨軍發生更大沖突,10月初,“江抗”被迫從蘇州、江陰、無錫、常熟、太倉地區西撤至揚中境內,而將一些傷病員和醫護人員留在了陽澄湖上。

  但在紀念館筆者卻發現,這里記載著的是36名新四軍傷病員的姓名。“現在一些歷史資料比較混亂,對于當時傷病員的人數有不同的版本,有的說是18個,有的說是35個,還有的說是36個,甚至有的說是100多個,到底是多少呢?這要從這部戲的源頭去追溯。”徐耀良說,《沙家浜》的出爐,其實最早應該源于一首歌曲。

  這首歌曲名為《你是游擊兵團》,是一首抗日歌曲,1943年首次演出后廣為流傳。

  1943年10月,時任新四軍6師18旅52團宣傳股長的過鑒清,和從華中魯迅藝術學院音樂系分配來團工作的黃葦,一起談起了52團團史,談起52團從當年36個傷病員發展壯大的經過。兩人決定合寫一首歌曲。不久,由過鑒清作詞、黃葦作曲的《你是游擊兵團》就誕生了。

  新華社記者是沙家浜故事的第一個作者

  徐耀良說,歌曲傳唱開來,就吸引了不少人去寫那段斗爭歷史,而沙家浜故事的第一個作者就是崔左夫,他是新華社一個隨軍記者。徐耀良曾兩次見過崔左夫,了解了很多當年的創作情況。

  1948年11月13日,參加淮海戰役戰地采訪的崔左夫,遇到了華野一縱隊副司令員劉飛。當時,該縱隊在劉飛指揮下,于徐州地區一舉全殲國民黨六十三軍,引起很大轟動。戰斗剛結束,崔左夫就要求采訪劉飛。劉飛環顧彌漫著硝煙的戰場,對崔左夫說:“如果寫作戰指揮,請不要提我劉飛,仗是部隊打的,不能讓我貪了大家的功勞。”崔左夫跟著劉飛邊走邊聽,劉飛忽然停下腳步,指著前面一批正在打掃戰場的官兵說:“我建議你好好去寫寫他們二師,這個師是由36個傷病員發展起來的,陽澄湖那段斗爭歲月真讓人難忘啊!”劉飛身旁的人補充說:“我們劉司令對二師有特殊的感情呵,他也是36個傷病員中的一個,他裝著一肚子的陽澄湖中傷病員堅持斗爭的故事,他就愛和人說這些故事,你什么時候來好好采訪他吧!”

  但因戰爭形勢發展很快,新的報道任務不斷,崔左夫未能作進一步深入采訪,但他心里一直惦記著這件事。事隔九年后,1957年,崔左夫專程趕赴蘇州、無錫、常熟、太倉等地采訪了三個月,最后寫出了通訊《血染著的姓名——36個傷病員斗爭紀實》。

  此稿寫成不久,適逢上海滬劇團副團長兼黨支部書記陳榮蘭和該團編劇文牧來到南京軍區政治部,收集尋找可編寫抗日傳奇劇的素材。崔左夫和陳榮蘭是老戰友,便把《血染著的姓名》稿子交給他們參考。他們看后興奮不已,將此稿帶回上海,由文牧以此稿作為基礎,改編出的劇本起初定名為《碧水紅旗》。

  此時的劉飛已擔任上海警備區副司令員,陳榮蘭和文牧便將劇本拿來征求劉飛的意見。劉飛拿出他的回憶錄《火種》,交由陳、文二人參考。二人回去后,根據《火種》又對劇本作了認真修改,并更名為《蘆蕩火種》。同時為了使人物更加緊湊,有利于舞臺演出,戲里的新四軍傷病員改為18個。

  修改后的《蘆》劇連續演了370場,觀眾達56萬人次,一下子火了!那么,這出戲為什么又被改為《沙家浜》呢?

  毛澤東為何改劇名為《沙家浜》

  曾在沙家浜鎮擔任領導的知情人介紹,其實《沙家浜》故事到底發生在陽澄湖畔的哪里,以及戲里的沙家浜到底是蘇州什么地方,一直都存在著不同的爭議。直到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在蘆蕩鄉(原橫涇鄉)再次改名為沙家浜鎮時,就遇到了強有力的競爭對手,主要是周邊地處陽澄湖畔的鄉鎮。他們認為陽澄湖水面主要面積不在常熟境內,“沙家浜”歸屬值得商榷。但最終,“沙家浜”花落常熟。

  徐耀良老人說,其實早在1943年,過鑒清就在《你是游擊兵團》中寫道,“陽澄湖畔,虞山之麓……”很清楚地點明了抗日戰爭時期新四軍活動頻繁的區域范圍,而今日沙家浜鎮正是這一區域的中心地區。

  “沙家浜原本是個不出名的小鎮,它的地名曾演變過三次:橫涇、蘆蕩、沙家浜。在常熟市眾多的鄉鎮中,唯有它的地名讀起來有點拗口。但它的名氣實在太響了,自從毛澤東同志把京劇《蘆蕩火種》改為《沙家浜》后,它就變得家喻戶曉了。”這是常熟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副會長、沙家浜鎮原黨委書記張永清的話。

  《蘆蕩火種》去北京公演后,被北京京劇團一眼看中,改編為京劇。

  毛澤東在看了京劇《蘆蕩火種》后,提了一些很中肯的建議,其中就有把劇名定為《沙家浜》。毛主席幽默地說:“蘆蕩里都是水,革命火種怎么能燎原呢?再說,那時抗日革命形勢已經不是火種是火焰了嘛!中國有許多戲用地名為戲名,這出戲就叫《沙家浜》吧!”

  除此之外,毛澤東還給這部戲改了結尾。原來滬劇《蘆蕩火種》的結尾是,新四軍利用胡傳魁結婚的良機,化裝成吹鼓手、轎夫,搞出其不意的襲擊。最初改編為京劇時,也是這樣處理的。但毛澤東認為這樣處理結尾就成了鬧劇,應該改為新四軍正面打進去。

  據說,江青在從上海飛往北京的專機上偶然在《北京日報》上看見了《蘆蕩火種》公演并受到廣泛稱贊的消息。到北京當晚,她就去看戲,演出結束后直奔后臺大發雷霆:“你們好大膽子,沒有經過我就公演了。”她還霸道地宣布:“這出戲是我管的……”“彭真給你們發一篇社論,我以后讓《人民日報》給你們發兩篇社論。”

  1965年4月中旬,北京京劇團到上海,重排《沙家浜》,江青到劇場審查通過,定為“樣板”。據說“樣板戲”的名稱從此就叫開了。

  “樣板戲”中的春來茶館在哪里

  “壘起七星灶,銅壺煮三江。擺開八仙桌,招待十六方……”這是《沙家浜》的一段經典唱段,演唱的人就是阿慶嫂。阿慶嫂開了一家春來茶館,成為掩護抗戰游擊隊的絕佳場所,也是戲里最為著名的場景之一。在實際歷史中,到底有沒有這個春來茶館呢?

  “鎮上還真的出過一個茶壺,就是那個年代的,上面刻的字就是春來茶館。”徐耀良說。那是在上世紀70年代時,南京軍區政治部主任楊廣立來沙家浜調研,當時老地下黨員時根元拿出一個刻有“春來”字樣的茶壺,引起了楊主任的極大興趣。

  但是否可以憑此說,戲里的春來茶館就一定存在呢?就此,徐耀良也曾做過專門調查。根據他的調查分析,這個茶壺真正的出處就在沙家浜的陸家村,是時根元年輕時從陸家村岳父家捧回來的,春來茶壺是確實存在的,但春來茶館至今還沒有發現。不過后來,又在沙家浜鎮曹家浜發現,抗日戰爭時期確實有一家“東來茶館”和一家“春海茶館”,曾經都是新四軍的聯絡站。

  在紀念新四軍建軍60周年的時候,曾在劉少奇、陳毅手下任參謀的中國新四軍歷史研究會副會長金冶少將特地趕到沙家浜,當時他也問講解員,“春來茶館在哪里?”講解員說,當時沙家浜有大大小小34家茶館,這些茶館大部分都曾經做過聯絡站,只是目前還沒有發現春來茶館,現在鎮上的春來茶館是根據戲里內容而建的。

  “或許根本沒有過春來茶館,它只是大大小小茶館的一個縮影吧。”就這一觀點,金冶也表示認同。

  而這些茶館中哪一家最接近呢?可能還要從誰是阿慶嫂說起。

  那些人和那些事其實都是真的

  為了找到阿慶嫂,常熟市沙家浜文化站人員遍尋歷史資料,相繼尋訪出陳二妹、朱凡、干桂寶、戴阿大、范慧琴、徐巧珍、陸二嫂等眾多阿慶嫂原型。不過也有人說,阿慶嫂可能是個男的,譬如東來茶館的胡廣興,就是利用茶館老板身份做地下工作。

  作為36個傷病員之一的原福州軍區空軍政治部主任黃烽,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他就是在沙家浜養傷的眾多傷病員中的一個,戲里的春來茶館就是現實中的“東來茶館”,老板胡廣興,其妻子就叫“阿興嫂”。

  而事實上,滬劇《蘆蕩火種》編劇文牧在創作札記中早已說得很明確,春來茶館的原型是常熟董浜鎮上的東來茶館,店主胡廣興本是個男性。在崔左夫《血染著的姓名》一文中,也記載了中共常熟縣委委員任天石向東來茶館老板交代任務的一段。東來茶館是常熟縣委設立的一個秘密交通站,胡廣興是任天石少年時期的同學,因此擔任了秘密交通員。

  在崔左夫的文章中,還實事求是地講到了胡廣興后來的下落。在胡廣興入黨一年后,由于環境惡劣、家庭矛盾,他終于離鄉到了上海。臨走前,他對任天石說:“我是瘦馬負重,只能走到這里了。”

  那么,明明是茶館男老板,為何到劇里就變成了老板娘呢?

  文牧在創作札記中也提到了這一點:“陳榮蘭認為戲里男角色太多,建議把茶館老板改為老板娘。我同意了。誰知把老板改成老板娘,牽一發而動全身,真不簡單……老板娘的名字本來取名‘阿興嫂’,后來覺得‘嫂’這個音是朝下縮的,當中一個字就必須著重、有力。‘興’字顯得平,改成‘慶’字便顯得重甸、有力,叫起來也響。”

  可見,阿慶嫂完全是個虛構的形象。此外,還有研究者透露,劇中傷病員的領導人郭建光,實際上是從太倉縣長郭曦晨、當時中共常熟縣委書記李建模和新四軍第五路軍參謀長夏光三人名字中各取一字而成,而劇中地下負責人陳天民的名字,則是由當地革命者陳剛、任天石、薛惠民三位名字中各取一字組成。

  雖然《沙家浜》中的許多人物和場景都經過了藝術加工,但《沙家浜》的劇情在沙家浜確實真實發生過,而胡傳魁這類的人物也是真實存在的。

分享:
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深港在線綜合"的所有作品,均由本網編輯搜集整理,并加入大量個人點評、觀點、配圖等內容,版權均屬于深港在線,未經本網許可,禁止轉載,違反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②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它來源的作品,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時,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作品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③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作品發表之日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在您聯系我們之后24小時內予以刪除,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
深港櫥窗
贊助商
實用信息
彩票网站送58元彩金的